Close

陳鈺杰:堅持自我走出電影路,用心款待彼此人生


在美國長大、卻回到台灣拍影片
轉彎之後看到更寬廣的路,也讓陳鈺杰感受到不同的「款待」



2013年時東京奧運申請成功,不少人歸功於東京申奧代表瀧川雅美所說的「おもてなし」(Omotenashi)打動眾人的心,這個詞更獲選當年度日本流行語大賞,其指的就是日本服務講究的款待文化,意味著「誠意、細心、熱情」,也就是一份為人著想的心意。對台灣人來說,這個從西元10世紀就存在的詞,或許是陌生的,但透過《盛情款待》這部台日合作的電影,就能瞭解箇中含義。
 
《盛情款待》是今年洛杉磯亞太影展唯二展出的兩部台灣電影,由台灣導演陳鈺杰執導,5月11日甫從洛杉磯回台的陳鈺杰,在受訪時分享,他看到藉由這部電影,大家會去討論劇中的明月館,甚至會想去找那個地方、想去住在那裡體驗,這不只是因為那裡的美景吸引他們,還有整個人與人交織而成的文化氛圍,所形成的環境,引起人們的興趣。




人生轉折,一頭栽進電影圈
1982年出生的陳鈺杰,從小在美國德州長大的,多才多藝的他,學習小提琴、跆拳道,堪稱能文能武。大學原本要念音樂,但因父親反對,便改念電腦科系,對父母來說,這是一條比較安全、保險的路,但對陳鈺杰而言,雖然一度對電腦有興趣,也和朋友一起開公司、寫程式,卻也從中發現,自己想要走的不是這條路。
 
原本就喜歡音樂的他,後來和電影搭上了線,毅然決然轉到電影系,他說:「也許別人看來,覺得我轉變很大,但我本身覺得不是那樣大的轉變,我自己學音樂,在接觸音樂時,也去接觸到電影,像是音樂的節奏往往與電影的節奏相輔相成,會覺得電影就是集結我所喜歡的東西,促使我去投入。」
 
雖然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,然而父母的不支持,讓他必須得做個「叛逆」的孩子來堅持自己的夢想。
 
「爸爸是不支持的,但我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,有些事是沒辦法勉強別人一定要支持我;後來媽媽會想幫忙我,開始去理解電影是什麼、拍電影是怎樣,還會留意演員等等。我覺得,其實重要的還是在於溝通,我對媽媽也是一樣,有什麼事就拿出來溝通、討論,就是這樣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去累積。」



回到台灣,感受到不同文化的款待
喜歡多方嘗試的陳鈺杰,2006年在阿姨與她朋友的建議之下回到台灣,就讀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,這個影響人生的重大關鍵,讓他後來拍出了畢業作品短片《小偷》,獲得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、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導演等獎項。
 
「我回台感受到文化上的衝擊,應該就是夜市的文化了,所以產生在夜市拍片的想法。」陳鈺杰回想:「當我說要拍《小偷》這部短片時,身邊的人就說這太難了,人那麼多什麼的很多問題,因為我自己一直保有這樣的熱情,所以我還是去做了,但其實真正去做,才發現那些攤販覺得你竟然拿了《小偷》這樣的劇本說要在這裡拍,而且看我是學生很單純,就樂意協助我,這時我感受到台灣的款待,也可能是間接影響了後來我拍了《盛情款待》這樣的影片吧。」
 
陳鈺杰的電影路上,細數這十餘年,中間難免會遭遇不順遂的時候,也會有需要解決的問題,可是對他來說,所謂的挫折,只是讓自己知道自己沒有準備好,並不是一般人很嚴重的看待,或是充滿負面情緒,而去影響到自己。
 
「每天都需要面對不同的問題,所以我沒有覺得特別辛苦或有什麼挫折,因為問題遇到了就去解決,如此而已。」陳鈺杰說:「像我剛回台灣時,發現自己的中文能力是一個障礙,無論跟人討論或做什麼,都只能用一點中文去表達,當下有點後悔怎麼沒聽媽媽的話把中文學好。以前覺得沒有什麼的事情,後來遇到困難才回想原來當時父母是那樣想的,他們的意思是什麼,可是在一開始並不理解,就會去反抗。但也會在遇到時,因為理解了而想去改變。」




戲如人生,理解彼此讓生活更美好
2011年《小偷》在國際電影節展出,陳鈺杰在那裡結識了日本導演砂田麻美,之後砂田也邀請他協助拍攝宮崎駿紀錄片《夢與狂想的王國》,以及動畫《風起》主題曲〈飛機雲〉MV。而在拍《盛情款待》時,陳鈺杰也想起這位日本朋友,便請她來共同編劇。此外,在拍〈飛機雲〉MV時一起合作的燈光師尾下榮治,也在陳鈺杰的邀請下一起投入《盛情款待》的製作團隊。一群人因緣際會而匯聚一堂,透過緊密的連結,打破語言的隔閡,用體諒取代誤解,一次又一次進行交流,就如同片中的情節一樣,而這部影片就在彼此的「盛情」之下完成了。
 
陳鈺杰有感而發的說:「我覺得電影就是代表人生,它反映我們的生活,在電影中可以讓你在短時間進入另一個世界,等於走過一遍別人的人生,在當中去學習或去得到一些正面的力量,同時也去理解別人的觀點,產生同理心。」
 
這樣的想法也在《盛情款待》中完整的呈現出來,也傳達出陳鈺杰的人生觀。
 
「人總是喜歡聽故事的,從故事中傳達好的理念,比如《盛情款待》中,就在講多為別人著想,如果老是只煩惱自己的事,這樣會更好嗎?若是先把自己的事情放一邊,去幫助別人解決他的煩惱,那麼他可能也會去反過來幫助你去思考、理解一些東西,大家一起解決彼此的問題。」




陳鈺杰說,他並沒有想要「告訴」別人什麼,只希望讓大家有思考的空間,然後再去做選擇,而不是給一個答案,因為並沒有正確答案。當然電影也是要考慮到娛樂效果,這樣才能吸引人前來,然後不只是笑一笑,而是去看到更深層的東西。
 
誠如《盛情款待》中,女主角梨花對男主角Jacky說:「希望你不要只用眼睛看到的東西那麼簡單判斷。」當我們看到電影表面的故事情節,若也能用心去看到背後的意義,也許我們就能察覺生活周遭的細節,而不錯過、不誤會、不懷疑,人與人之間的問題或許就能迎刃而解了。




熱情、勇氣、成長,才能讓自己走下去
陳鈺杰不僅當導演,也擔任過攝影、編劇、剪接等各種角色,或許一般人會以「年輕導演」或「新銳導演」來稱呼他,但在電影這條路,陳鈺杰投入長久的時間,也磨練出不少心得,無論是短片《小偷》或是長片《盛情款待》,每一次的經歷都化為養分,使他成長茁壯。對於想要投入電影界的後進,他也樂意分享兩個建議:
「首先,不要放棄。先不去想『這個不可能做到』之類的想法,一開始應該是勇敢的去嘗試,因為還沒有碰到很多經驗,不應該自我設限。
 
第二是永遠以學習的心,讓自己不斷進步。可能你美術已經很好了,或是攝影已經很好了,那是不是可以更好?我覺得那種學習態度會讓你在創作過程更開心,因為你會有東西一直去做挑戰,不會說我達到了、我很滿意,就這樣結束了。而且現在年輕人拍電影是愈拍愈困難了,不是說技術的問題,現在要拍片很方便,手機、相機拿出來就可以拍了,我說的難是因為大家都可以做到,所以門檻變高了,有這麼多平台可選擇,你怎麼讓別人注意到你,你得比別人好,如果你和別人看得一樣、想得一樣,就會跟別人一樣,那人家為什麼要去看你的東西呢?所以自己要多思考,不只是生活,還要進一步去體驗,去獲得別人沒有的經驗,才能變得獨特。」



至於要給未來的自己一段話,他笑著說,其實就前面所述,那也是要講給自己聽的。有時會覺得說真的要做到那樣子嗎?還是這樣就好?這時就要常常提醒自己,莫忘初衷,堅持自己的信念,用學習的心態去解決問題,用「おもてなし」(Omotenashi)的精神去對待自己及身邊的人,讓事情在現實與理想中取得平衡,把所學到的帶到下一個階段,才能愈來愈進步。

 

0則回應